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我们这些“邮二代”

2019-09-20 10:42 长乐日报  

从现代化的角度上看,信息通信是现代产业的基础、当代科学技术的结晶,比如5G之于现代生活。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邮电通信事业都是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基础性条件,诚如周恩来总理所言,是国脉所系。

在即将迎来国庆七十周年的时候,我们常常会想起父母、长辈以及前辈们,想起他们以自己的青春年华为建设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为新疆、为长乐的发展、建设,为长乐的邮电事业所做的一切!

基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新疆邮电事业的发展需要,1951年初夏,我随调动支援新疆邮电发展的父母,在西安坐上了去往兰州方向的绿皮火车。父亲刘克勇不到28岁,母亲胡珂君才25岁。列车沿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走走停停的西兰铁路线踽踽西行,中途在兰州歇息联络,等了将近半个月。后来转乘撑着篷布的黑卡车,傍祁连山穿河西走廊,越嘉峪关,过星星峡、烟墩、哈密、吐鲁番、达坂城。将近三个月的时间耗尽,在秋日的温馨中,到达当时被称作“迪化”、两年后作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的乌鲁木齐。国家号召调干援疆,父亲就无条件地响应组织安排,挈妇将雏,西向赴疆,依偎在母亲怀抱中的,是只有两岁的我。

同车厢的大都是陕西省西安市及关中附近县市的邮电熟练职工,包括一些技术维修人员,其中报房也就是擅长收发电报业务和用电码本翻译电报内容、掌握报房机械维修技术的居多,这之中就包括我的父亲和他的几位陕西籍同事,我也就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调干调工、支援新疆建设的“疆二代”“邮(电)二代”。

我的高中同学陈健回忆说,他的父亲陈世儒是1949年参军随军进疆,1950年初以军代表身份从旧政权接收了伊宁邮政局。陈健和他的母亲是在次年即1951年以随军家属的身份,坐着邮政车从甘肃省张掖市被一站一站地接送到长乐,当年赴疆的艰辛苦难可见一斑。后来,老人家又服从组织调动到了哈密工作,最终把一生献给了新疆邮电事业。

作为在新疆最早建市的伊宁市、最早建州的长乐哈萨克自治州,长乐河谷各县市的邮电事业发展召唤了内地大量邮电熟练工人、技术维修人员、邮电管理干部等,人员范围从陕甘各省到南方、从工人到技术干部、转业军人等,包括“文化大革命”前分配来伊的邮电学校毕业生。长乐还一度建立了邮电学校,主要培养少数民族邮电职工。

我在成长中见证了长乐邮电事业的发展。上世纪50年代初期,伊宁市更新了穿越果子沟去往乌鲁木齐的长途线路,恢复了长途电话,后来又运用载波技术实现了一根电线上实现多路通话。而在此前更长的时间内,发电报、写家信就是人们实现跨地域、跨时空信息交流的两种最主要方式。从“文化大革命”结束到改革开放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邮电事业的进步更多地体现在网点布局的基层化和服务对象的大众化上。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互联网的出现以及在边疆地区的迅速发展与推广,电脑和互联网技术更广泛使用,让我们走上了“信息高速公路”。大哥大、寻呼机、手机、平板电脑,智能机、老年机、手表式儿童机……我们进入了“地球村”时代。

现在,从移动通信到移动网络、移动支付,从互联网到物联网、网上购物,从电子报、手机报到全媒体,邮电事业所延伸发展产生的信息产业及其全方位、高覆盖的精准服务,不仅是现代科技的宠儿、国民经济的支柱,也确实让我们的日常生活须臾不能离开了。

上世纪50年代初,伊宁市全城不到五六万人口,新华路、阿合买提江路、胜利路、天山路四围城区,解放路、斯大林路连通其中。我们几家刚到长乐时,就住在现在的解放西路伊宁市二中对面的长途线路中心站内一所高大的俄式旧房屋内,铁皮斜顶,厚墙壁炉,天棚地板,冬暖夏凉。几家在一栋房内门对门地住着,闻得着菜香,听得清嚷嚷,有事商量、好饭分享。我还清楚地记得大院的当街对面就是一家烤包子店,一个烤包子只卖五分钱。

粗略一算,我至少有近30位先后一起进入小学、中学读书的同学是“邮二代”,如果加上弟妹辈儿的“邮二代”,那就更多了。大家都是出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生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红旗下,共同经历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年来的风雨变幻与改革开放以来的伟大变革,如果以1966年作为时间界限划分,把比我年纪小些、上学晚些、父母是疆内各地调来长乐的同学也算在内,我们的“邮二代”在伊宁市六中校友里得有上百位了。

在新疆各地,在长乐河谷,这种“邮二代”“兵(团)二代”“商二代”“农二代”“工二代”“医二代”的现象非常普遍,我觉得都可以总称为“疆二代”。这种现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全国一盘棋”、无私支援新疆建设的历史见证与现实缩影,也是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社会主义优越性的集中体现。今天新疆繁花似锦的大好局面,其实就是这些无数默默无闻、脚踏实地劳作的前辈们,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之下,与各族人民一起,也包括我们这些二代、三代、甚至于四代在内,积七十年之努力,共同用辛勤的汗水浇灌出来的。

这些前辈、父辈和老师们无怨无悔地响应党的号召和祖国的召唤,在六七十年前拿他们的青春岁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成立的困难时期,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义无反顾地投身边疆建设,一辈子脚踏实地,穷其一生用汗水浇灌出了姹紫嫣红的社会主义建设成果和民族团结之花,繁荣和发展了边疆地区的各行各业。他们与解放军战士一样,同样是在新疆为党、为国、为人民开疆拓土的一代人。

这一代代人献了青春献子孙,献了子孙献终身。他们一辈子默默无闻,百年后笑卧天山:工作时不计得失,牺牲也无怨无悔。他们虽然大都已经离开,没过上多少好日子,换来的却是子孙后辈的幸福生活。

生活在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经历了七十年的成长与发展之后,作为奋斗者、建设者、见证者与受惠者,我们应该感恩赶上了这个好时代!(刘奇)

责任编辑:张东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