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乐彩票 > 法制纵横 > 正文

草克特格斯:为国守边是天大的事

2019-12-31 09:40 长乐日报  

站在护边员执勤点前,草克特格斯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红墙黄瓦的格登碑亭。

草克特格斯驻守的兵团四师76团护边员执勤点,就在格登山下。这个执勤点只有草克特格斯和妻子布娅两个人。他们的家在76团部,但一年也难回去一次。执勤点是这对蒙古族夫妻真正意义上的家。

草克特格斯的爷爷和父亲都是护边员。1983年,18岁的草克特格斯接过父亲的接力棒,开始了守边之旅。“这是爷爷和父亲交给我的任务。为国守边是天大的事,也是最光荣的事。”12月26日,草克特格斯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只有守在这里 心里才踏实

昭苏高原的冬天是草克特格斯最讨厌的,因为此时,右腿就会隐隐作痛,这里有一块钢板,是一次骨折后留下的。

1997年初春,中方在中哈边境立界碑,因为383号界碑要立在山上,道路陡峭,车辆无法通行,草克特格斯牵着自家的两匹马,硬是把界碑驮到山顶。下山时,一匹马滑倒,压在草克特格斯身上,造成他的右小腿骨折。

休息1个多月后,草克特格斯就回到了执勤点。无法步行,他就骑马巡逻,因为只有守在这里,他的心里才踏实。

草克特格斯当护边员是受爷爷阿拉西和父亲那那的影响。“爷爷一直干到去世,父亲干到67岁。”草克特格斯说。

20世纪60年代初,当地驻守部队在76团边防线上建立哨所,阿拉西主动提出来巡逻护边,并把家安在边境线旁。直到1998年,阿拉西因病去世都没有离开过这里。

那那接过父亲阿拉西的守边接力棒,把余生献给了边防事业。1983年,草克特格斯又从父亲那那手中接过了守边接力棒。这一守,就是36年。

草克特格斯夫妇每天必须完成的一项工作就是巡边。巡边的大多数时候只能步行。因为每天步行长达20多公里,每人一年要穿坏十几双鞋,平均一个月一双。

尽管草克特格斯和妻子巡边走的路超过20万公里,伊宁市却是他们去过最远的地方。布娅第一次去伊宁市,还是女儿潮洛蒙考上锡林郭勒职业学院那一年,布娅送女儿去伊宁火车站。

因为执勤点需要守护,草克特格斯和妻子连76团部也极少去,两个人一起逛街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我们一起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团部。”布娅说。

松拜边防连的战士都很熟悉皮肤黝黑的草克特格斯。草克特格斯把这些战士当作自己的孩子。“每年老兵复员,我都舍不得他们走。”草克特格斯说。

1997年开始,每年老兵复员时,草克特格斯都会赶到连队送行,并献上哈达,表达对边防官兵的敬意。“每个边防官兵都有离开的一天,可草克特格斯永远不会复员,他就像格登碑那样矗立在边防线上,他是个了不起的人。”松拜边防连运输班班长丁泽南告诉记者。

守护边防线 就是守护我们的家

草克特格斯的两个孩子都出生在执勤点。因为学校离家太远,孩子从上小学就住校,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布娅不忍心,曾试图说服丈夫:别再干了,不求别的,只要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就行了。可她的努力没有用。她知道,草克特格斯离不开这里,自己能做的,就是陪伴在草克特格斯身边,陪着他一起巡边。“我如果走了,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布娅说。

对于妻子和孩子,草克特格斯是愧疚的。谁的孩子不想在父母的膝下幸福长大?哪个父母不想把最好的留给孩子?哪个妻子不想要花前月下的浪漫?但草克特格斯知道,这一切,他给不了,选择护边员,就要舍小我和小家。“爷爷和父亲曾对我说过,‘我们住的地方是祖国的领土,守护边防线,就是守护我们的家。’”草克特格斯说。

这一句话,是一家三代人的承诺。

榜样是父母送给孩子最好的礼物。在执勤点,有厚厚一沓荣誉证书。这些年,草克特格斯荣获优秀边防工作者、优秀护边员、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30余次。这是他留给儿女最珍贵的礼物。草克特格斯夫妇为国守边的精神影响着两个孩子。女儿潮洛蒙从锡林郭勒职业学院毕业后,没有留在大城市,而是回到了团场。去年,潮洛蒙嫁到与76团相邻的74团,成为社会事务服务中心的一名民政协管员。

今年,草克特格斯的儿子阿音格考上石河子大学学习体育教育专业。他的理想是毕业后当一名边防军人,像父亲一样,为祖国守边护边。

看到儿子穿上军装,也是草克特格斯最大的愿望。“以后,儿子不一定在松拜边防连,但不管在哪里,我都希望他守好祖国的边防线,做祖国的忠诚卫士。”他说。

记者 卢钟

责任编辑:耿建新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